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高手论坛

“短篇小说论坛”高手论剑香港精英论坛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0-20   阅读( )  

  日前,“第三届(山川杯)蒲松龄短篇小说奖”颁奖。同时举办的“当代短篇小说高峰论坛”上,韩少功、阿乙、毕飞宇等获奖作家与雷达等评论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短篇小说生存处境”。

  “现在存在着一种误区,认为能写出大部头作品的就是伟大的作家。”中国小说学会会长、著名评论家雷达指出,“当下,我们将很多精力放在了研究长篇小说艺术经验上,对短篇小说关注不够。其实它对文学水准的要求很高,训练很严格。”他强调,“一个写作者能写好短篇小说才能写好别的体裁。”

  “短篇小说离‘手’特别近,跟身体的关系更紧密。当你的‘手’感觉不清晰时,作品本身是可疑的。”作家毕飞宇如是说。“自恋的人很难写出好的、系列化的、更复杂的短篇小说。它需要一种忘我精神。忘掉以前的作品,才能开创复杂的文本。”作家蒋一谈这样认为。

  作家迟子建说,她发现,当下短篇小说的生存土壤并不好:“短篇小说不能直接进入出版流程。它似乎只活在文学刊物上。但所有的文学刊物都在走下坡路,短篇小说赖以生存的空间日渐狭小。”

  作家韩少功仍记得自己少年时期如饥似渴地阅读《平原游击队》、《青春之歌》时的感受。他现在却深切体会到“读者与小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认为短篇小说“遇冷”有其原因:“在“娱乐至死”时代,年轻人对读书的信心越来越少。同时,各种媒体承载了信息传达的功能。如,打开电视机,一个很好的新闻报道就接近短篇小说,甚至小说家的想象力都达不到,这是蒲松龄时代不曾遇到的问题。”

  作家杨志军说:“读者阅读有两种需要,消费的需要和精神的需要。目前长篇小说火爆,是因为它走向消费,而短篇小说则走向精神。不可能人人都有精神的需求,所以短篇没有太多读者这是其必然宿命。”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张陵认为:“当前,全国每年有几千部长篇小说。但总体质量并不理想,好作品不到10部,比例严重失调。”他认为,长篇小说的问题出在“许多作家缺乏短篇小说的训练”,这导致长篇小说的结构很糟,节奏掌握不好。作家张炜就曾写出长达450万字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但他对写短篇小说有点犯怵,认为短篇小说特别难写。”

  “我所理解的短篇小说,是作家在经历积累之后,在文字中把杂质、瑕疵去掉,剩下的最有光彩的宝石。如果作家想写好,就是减法做得好。”杨志军自己的经验是:长篇一定要说废话,必须演绎出宏大的结构。但最精彩的部分归纳起来可能只有1000字。貌似结构简单、人物关系简单的短篇,创作起来却要花心思,将睿智、经验、技巧表达到极致。

  雷达说:“短篇小说是最精炼的文学,所谓‘凫胫虽短,续之则忧’。汪曾祺的《受戒》处理得非常简练,《木兰辞》中只用数十字就概括了木兰从军的经历,这就是文字的经济学。”张炜则称自己常常怀念1980年代的文学,认为那时候的短篇小说最好、最饱满,几乎所有中国当下最活跃的作家那时都留下了优秀的短篇小说。

  杨志军看到短篇小说的潜力:“新时期文学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表达了一个民族积压已久的焦灼、迷茫和挣扎,无论何种体裁,文学正在承载这一功能。”

  毕飞宇说:“在短篇小说面前,我至今还是一个学徒。香港675555搜码网,因为它是一个讲究的人所干的讲究的事情。”

  日前,“第三届(山川杯)蒲松龄短篇小说奖”颁奖。同时举办的“当代短篇小说高峰论坛”上,韩少功、阿乙、毕飞宇等获奖作家与雷达等评论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短篇小说生存处境”。

  “现在存在着一种误区,认为能写出大部头作品的就是伟大的作家。”中国小说学会会长、著名评论家雷达指出,“当下,我们将很多精力放在了研究长篇小说艺术经验上,对短篇小说关注不够。其实它对文学水准的要求很高,训练很严格。”他强调,“一个写作者能写好短篇小说才能写好别的体裁。”

  “短篇小说离‘手’特别近,跟身体的关系更紧密。当你的‘手’感觉不清晰时,作品本身是可疑的。”作家毕飞宇如是说。“自恋的人很难写出好的、系列化的、更复杂的短篇小说。它需要一种忘我精神。忘掉以前的作品,才能开创复杂的文本。”作家蒋一谈这样认为。

  作家迟子建说,她发现,当下短篇小说的生存土壤并不好:“短篇小说不能直接进入出版流程。它似乎只活在文学刊物上。但所有的文学刊物都在走下坡路,短篇小说赖以生存的空间日渐狭小。”

  作家韩少功仍记得自己少年时期如饥似渴地阅读《平原游击队》、《青春之歌》时的感受。他现在却深切体会到“读者与小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认为短篇小说“遇冷”有其原因:“在“娱乐至死”时代,年轻人对读书的信心越来越少。同时,各种媒体承载了信息传达的功能。如,打开电视机,一个很好的新闻报道就接近短篇小说,甚至小说家的想象力都达不到,这是蒲松龄时代不曾遇到的问题。”

  作家杨志军说:“读者阅读有两种需要,消费的需要和精神的需要。目前长篇小说火爆,是因为它走向消费,而短篇小说则走向精神。不可能人人都有精神的需求,所以短篇没有太多读者这是其必然宿命。”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张陵认为:“当前,全国每年有几千部长篇小说。但总体质量并不理想,好作品不到10部,比例严重失调。”他认为,长篇小说的问题出在“许多作家缺乏短篇小说的训练”,这导致长篇小说的结构很糟,节奏掌握不好。作家张炜就曾写出长达450万字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但他对写短篇小说有点犯怵,认为短篇小说特别难写。”

  “我所理解的短篇小说,是作家在经历积累之后,在文字中把杂质、瑕疵去掉,剩下的最有光彩的宝石。如果作家想写好,就是减法做得好。”杨志军自己的经验是:长篇一定要说废话,必须演绎出宏大的结构。但最精彩的部分归纳起来可能只有1000字。貌似结构简单、人物关系简单的短篇,创作起来却要花心思,将睿智、经验、技巧表达到极致。

  雷达说:“短篇小说是最精炼的文学,所谓‘凫胫虽短,续之则忧’。汪曾祺的《受戒》处理得非常简练,《木兰辞》中只用数十字就概括了木兰从军的经历,这就是文字的经济学。”张炜则称自己常常怀念1980年代的文学,认为那时候的短篇小说最好、最饱满,几乎所有中国当下最活跃的作家那时都留下了优秀的短篇小说。

  杨志军看到短篇小说的潜力:“新时期文学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表达了一个民族积压已久的焦灼、迷茫和挣扎,无论何种体裁,文学正在承载这一功能。”

  毕飞宇说:“在短篇小说面前,我至今还是一个学徒。因为它是一个讲究的人所干的讲究的事情。”